轻风

小时候,家里没有钱看电影,于是,小伙伴强行让刘金明(记得是这个名字)请我看了一场电影。后来工作,分配到农村,又住校,于是就有时随着村民一起在空场看放映队放映的露天电影。每逢放电影时人们早早地吃过饭就到场院等着,那时人们的娱乐生活缺乏,只有看电影是“盛大”的节日了!农忙时没有电影看的。每逢邻村放电影,其他村的看电影的人们就成群结队的浩浩荡荡地前往,电影结束再成群结队地踏着月色回来。

自从分到农村,基本上与照相绝缘了,以至于与那时的同事没有一张合影,本人也没在那里照过一张相。那村头迎风招展的山桃花,那滚滚麦浪只有在脑海里出现……现在手拿手机随时拍照的畅快是彼时不能想象的事。

昨晚本来挺累,准备早点休息,八点半之后就关灯睡去,不料腹中有便意,遂于不到十点时起来如厕,结果并没有排出。回来思想白日看病种种,于是无眠。其时胸部隐隐作痛,强忍。看iPad中的文章,直至深夜一时才睡。

鼻子也有涕少许,不断吐出,更增加了睡不踏实。

明代首辅张居正终年五十八岁,依他能享用的生活条件,不算高寿。他的死因,所患何病,《明史》均未记载,但历来存有两说:一是他自己的说法,据他自己去世前不久在给皇帝的书信中说是因为痔疮,多年误治,访得名医割治后却消耗太大:“衰老之人,痔根虽去元气大损,脾胃虚弱不能饮食,几于不起”。

另一种说法是清流文士王世贞在《嘉靖以来内阁首辅传》中所言,张首辅之死,实死于春药过度。他说,夺了张居正的命的并不是区区痔疮,而是由于他吃多了壮阳药,药性太过燥烈,又服用寒剂下火,因此发病身亡。沈德符在《万历野获编》所载更为有趣:张居正“严冬不能戴貂帽”──天天服食壮阳药自然暖和,只是苦了百官,再冷的天也只能跟着“太师张太岳

白描是中国画的基础

人生如梦:

白描人物

最近腿的老毛病又犯了。已经哩哩啦啦一个月了……

原因是始于那次下地铁走的台阶太多,致使右膝部的老伤犯了。隔一日又去赴宴(同学2聚会),走了不少路。接着略好去看病人,陪着散步过长,再隔一日,与女儿前往颐和园,腿又疼。

昨天,再次去康复中心看骨科。开了30服膏药(5盒),贴贴吧!


在迁移后关注了原来的网易朋友35人,希望朋友到我的迁移后在轻风LOFTER中的访问!

黄色的叶纷纷地落下,显出树枝光秃秃的干,海棠虽然结了一簇簇的果子,卷曲的干树叶也显得没了精神。地面上来不及扫的黄色树叶被人们踩得沙沙的响。天气也冷了,阳光也失去了前日的灿烂,所谓金秋开始逝去了。

也许还有室内的菊花绽放,但室外的天气一派萧肃……


《史记》评价说:“孝惠皇帝高后之时,黎民得离战乱之苦。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。故惠帝垂拱,高后女主称制。政不出房户,天下晏然。刑罚罕用,罪人是稀,民务稼穑,衣食滋殖。”而由于吕雉杀淮阴,戚夫人等民间对其又多有贬义。她到底是怎样的人呢?

yueguanghuam91:

半夜醒来,随便从书柜里抽出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第一卷乱翻。第55页即《周纪》。战国后期故事多多,什么白起坑赵 士卒,窃符、廉颇、毛遂以及平原君胜、信陵君无忌、春申君歇……

还有苏代、子顺(孔子后代)、范雎(应侯)。注意,大多数的有爵位的人物,在《资治通鉴 》里多称爵位封号,如马扶君、应侯等等。

春夜无眠乱翻书,开卷有益总有收获。早晨又睡一会儿,有梦,比平常起得晚。

身份:圈友

发帖:21

谥法曰:克定祸乱曰武;周武是也,汉武是也,魏武是也,宋武帝是也。刚强直理曰武,唐武宗是也。但明武宗则不知所以然?
周武王,姬发。汉武刘彻。魏武曹操,为文帝追认。晋武帝司马炎。宋武帝刘裕。


1 / 26

轻风

热爱自然,如轻风一般浏览并捕捉其中一切美好的东西。

© 轻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